首页

大发5分快3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永不褪色的红色记忆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序篇
2019-10-10 08:49
 文/李文祥  于文华

 
  河西走廊,大漠,雪峰,长河,落日,残阳如血。
 
  曾记否?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12000余名将士长眠于此。
 
  这是浴血河西的革命先烈啊!
 
  消弭了烽火硝烟,远去了厮杀之声,但那段刻骨铭心的历史并未远去。青烟袅袅,英雄西去的路上开满鲜花;白雪皑皑,烈士的忠魂萦绕河西大地。
 
  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部队在甘肃会宁胜利会师之后,1936年10月24日,第四方面军总部及第5军、第9军、第30军和总部直属部队将士,奉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命令,西渡黄河,开辟河西根据地,建立抗日后方,打通西线国际通道,求得苏联军事援助,策应河东红军战略行动。
 
  从此,西路军高举北上抗日的旗帜,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长驱千余里,转战八十余仗,历时五个多月,与国民党盘踞在西北的马家军英勇作战,殊死搏斗,一路血战到底,终因孤军深入,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喋血河西。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为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促成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做出了极其巨大的牺牲,在中国革命史留下了悲壮的一页。
 
  80多年前,“马匪”的铁蹄踏破大漠戈壁,战火的硝烟弥漫河西走廊。弹雨如注,血肉横飞;肠肚拖地,血管决堤;壮士呐喊,战马嘶鸣;杜鹃啼血,昏鸦聒悲,祁连山飘荡着血腥的焦味,草鞋、毡片、马鞍、大刀、长矛,露肉的女儿身子,身首分离的壮士躯体,悲怆的灵魂在青云里呼唤着南国的乡音而去。千里大漠戈壁,一股汹涌的血流,干涸在河西走廊。绵绵祁连山脉,英雄的鲜血汇成一条红河浊浪滔天,染红了西天的落日。
 
  一腔热血须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80多年前,一群朝气蓬勃、心怀信仰的革命者,用一腔滚烫的热血和生命之躯,在千里河西走廊,铸就了一座座血染的丰碑。
 
  历史没有忘记,也不会忘记。
 
  那场红色的西征,就是最终给甘肃河东战役带来转机的征战;
 
  那场红色的西征,就是最终给中国解放大业带来胜利的征战;
 
  那场红色的西征,就是最终给古老中国革命带来光明的征战。
 
  时光流转,岁月变迁。或许,随着历史潮涌的冲刷涤荡,红军西征在政治上、军事上的伟大意义暗淡远逝。但有一样东西,时间越久远,历史越漫长,它的价值就会愈加凸显。它,就是红军西征所蕴藏的不朽精神。
 
  红军西征播下的,既有信仰、理想、信念、光明的种子,也有意志、决心、勇敢、力量的种子。这些人类精神的火种,必将被越来越多的人们所认识、来珍惜。
 
  那穿越时空的精神之种,有的已经开花结果,有的正在生根发芽,有的或沉睡大地,有的或飘散于苍穹,正在找寻落地生根的时机和土壤……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惟有民魂是值得宝贵的,惟有它发扬起来,中国才有真进步。”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用鲜血和生命铸就了民族魂。如今,掩埋红军尸骨的祁连山脉,在历史的沧桑中被定格为今人仰望的地理高度,在历史的追索中被演绎为今人难解的无尽谜团,也为中华民族续写了红色文化的精彩华章。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走进河西走廊,进入大漠戈壁,踏巡那片红军西征的战场遗址,寻觅那幕生死搏杀,谛听那曲千古绝唱,感受那缕血腥况味,感悟那伟大情怀,历史的片段伴随着后世不尽的言说被反复地记忆和怀想。
 
  谨以这些文字,作为对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河西、诠释信仰的英雄先辈们的纪念!
 
  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70周年之际,走进河西走廊,进入大漠戈壁,踏巡那片红军西征的战场遗址,寻觅那幕生死搏杀,谛听那曲千古绝唱,感受那缕血腥况味,感悟那伟大情怀,历史的片段伴随着后世不尽的言说被反复地记忆和怀想。
 
  谨以这些文字,作为对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河西、诠释信仰的英雄先辈们的纪念!
 
 
  黄河起铁流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一

 
  虎豹口,
 
  红军西征起始点。
 
  逡巡当年渡河处,
 
  寻觅英雄魂。
 
  谁料前路,
 
  血洒祁连大漠悲。
 
  万顷波涛听似诉,
 
  今人难忘长相忆!
 
  1936年10月24日,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面军之第30军、第9军、第5军及总部直属部队21800余人,分三路纵队,西渡黄河,执行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宁夏战役计划》。24日夜,第30军牵头部队从甘肃靖远虎豹口、三角城等地突破国民党防御,一举渡河成功。至30日,红四方面军之第30军、第9军、第5军及总部直属部队指战员全部渡过黄河,挺进河西,踏上了悲壮的漫漫征程。
 
  浊浪滔天,黄河吟诵。西路军第30军先头部队夜渡黄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溃国民党守军,抢占了制高点,保证了整个部队顺利渡河。已过河部队在西路军总指挥徐向前、总政委陈昌浩的率领下,迅速占领了景泰县吴家川、一条山等地,作为接应过河大部队防守之所。西路军犹如一股钢铁洪流,势不可挡,浩浩荡荡跨过黄河。
 
  西路军过河后,一边阻击国民党追兵,一边组建抗日促进会,先后占领景泰县锁罕堡、打拉牌一线,取得首战“一条山大捷”,并制定了《平(番)大(靖)古(浪)凉(州)战役计划》,拟发展创建河西根据地,配合红军主力,打通向西路线,取得国际军事援助。11月11日,根据过河部队提议,经中共中央同意,在古浪县大靖镇召开会议,组建西路军军政委员会。自此,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正式宣告成立。
 
  与此同时,国民党驻西北省政府代主席、第五纵队兼第二防守区司令、陆军新编第二军军长、陆军100师师长马步芳得知红军已成功渡河,看到长期统治的地盘受到威胁,立即任命总指挥马元海为前线总指挥,率领两个骑兵旅,从青海驰援驻守河西的马步青,与其3个骑兵团、2个步兵旅及大发5分快3反动民团汇合,以10多万之兵力,从西南到西北向西路军围剿堵截、追杀屠戮。从此,血雨腥风飘荡河西走廊。
 
  面对天寒地冻,尤其装备不足、缺乏粮食、弹药奇缺,且很多战士仍赤足穿着草鞋、有众多女红军、儿童团;面对深陷西北“马匪”重兵防守腹地而无法増援的境地;面对装备精良,有飞机、大炮助战,力量悬殊巨大的马家军,西路军与之展开了一场场殊死的鏖战。
 
  祁连飞雪,大漠走石;大地封冻,衣食无着;逐鹿河西,血洒祁连,西路军或以草根、或以树皮、或以死马充饥,战死沙场犹可,许多战士在饥饿中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但仍不失顽强斗志,未曾动摇革命信念,只为劳苦大众翻身得解放,只望看到新中国胜利的曙光。
 
  理想高于天,慷慨赴国难。自渡河之日起,西路军一路浴血奋战,一路播撒火种,一路宣传革命,为后辈留下了红色的土地、红色的精神、红色的思念。千里河西走廊,山丹丹花开如血似火,雪莲花凄美依旧,它告诉我们,红军西路军从这里走过。
 
  河西悲歌动地哀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二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从突破黄河天堑进入河西走廊后,历经大小战役80余次,其战斗之激烈、场面之惨烈、牺牲之悲壮,在中国革命史上绝无仅有。
 
  西路军征战河西走廊,先后经历了靖远关家川阻击战,景泰尾泉防守战、芦阳争夺战、五佛寺争夺战、一条山决战、大拉牌攻守战,古浪干柴洼突围战、横梁山阻击战、古浪县城争夺战,凉州西四十里铺阻击战,永昌八坝、七坝阻击战、水泉子遭遇战、东十里铺阻击战、东二十里铺拉锯战、小磨关防御战、永昌城攻守战,山丹大佛寺阻击战、山丹城争夺战,甘州西洞堡攻击战,临泽县城攻守战、倪家营防御战、三道柳沟阻击战、梨园口阻击战,高台县城攻守战,肃南康隆寺阻击战,阳山口、石窝山阻击战,安西县城保卫战、王家园防御战、白墩子阻击战、红柳园阻击战等残酷战斗。在80余次战役中,古浪县城争夺战、凉州西四十里铺阻击战、高台县城攻守战最为悲壮惨烈。
 
  古浪血战。西路军在古浪征战历时10天,经历干柴洼突围战、横梁山阻击战、古浪县城争夺战,古浪县城争夺战最为惨烈。因古浪县城独特的地理要塞及军事地位,成为争夺之地,战斗持续四个昼夜。国民党派飞机轮番轰炸,马家军用土炮轰击城门,一次接一次攻入城内,城内一片火海,红9军誓死抵抗,与敌交战数十回合,子弹打完了,用刺刀;刺刀卷刃了,用枪托;枪托断了,用石头,最后与敌人抱团而死,毙敌2000余人,终因弹尽粮绝、寡不敌众,自身遭到重大损失,第九军参谋长陈伯稚等20多位团级以上干部和2000多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古浪血战,城内一片焦土,尸横街巷,血流成河,惨不忍睹。
 
  今天,在埋葬红军烈士遗骨的原叫“万人坑”的大发5分快3,已成为烈士陵园,建有烈士纪念碑、烈士牌坊、西路军古浪战役纪念馆。同时,在古浪干柴洼,民间群众和当地政府也修建了西路军烈士纪念碑。
 
  凉州血战。西路军先遣团在武威西今凉州区的四十里铺、丰乐堡一带连续与马家军血战三天,消灭敌人2400余人,仅大刀砍死的敌人就达700多人,红军也由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军政治部常务书记蔡仁年、第九军团政委李金三等500多名将士壮烈牺牲,伤病员全部惨遭杀害,尸横大漠,血映戈壁。
 
  血沃凉州。至今那片土地上的红柳为什么分外鲜艳,因为它是先烈的鲜血染成的。
 
  高台血战。时至隆冬,天寒地冻,西路军供给严重不足,将士挨饿受冻,处境十分艰难。1937年1月1日,红5军攻占高台,成立苏维埃临泽县临时政府。1月12日,马家军集中2万余兵力围攻高台城,红5军将士与敌激战9天8夜后,高台城池陷落,军长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杨克明、供给部部长傅兰荪、卫生部部长陈春甫、13师师长叶崇本、师参谋长刘培基、民运部长盛茂吾、24师师长关岱朝、39团政委朱金昌、37团政委何志余等团以上干部20余人壮烈牺牲,红5军几乎全军覆灭。牺牲的董振堂、杨克明的头颅被马家军悬挂在城门示众,被俘的西路军将士遭到血腥屠戮。
 
  高台血战,西路军指战员前赴后继,视死如归,英勇杀敌,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全军阵亡。他们气贯长虹的英雄气概,震古烁今,感天动地。
 
  西路军西征,是长征史上一次严重的军事失败。面对十万之众凶残、强暴、野性的马家军,西路军与之殊死搏斗,鏖战5个月之久,历经80余次血战,屡创重敌,歼敌25000余人,但终因孤军深入,无以援救,寡不敌众,弹尽粮绝,兵败祁连山,一万余将士长眠河西大地、祁连山中。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西路军21800多将士,牺牲在战场上的7000余人,被俘9200人,其中5600人残遭杀害,失散流落4000余人,最后仅有400余人冲出河西、抵达新疆。
 
  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抷热土一忠魂。
 
  魂兮归来,慰我中华;英灵长存,励我后人。
 
  西路军西征,红军指战员抛头颅,洒热血,生还者无几,死伤者惨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场“血征”。
 
  一个民族的解放事业,需要流血和牺牲。
 
  一个民族的悲壮历史,需要铭记和缅怀。
 
  一个民族的不屈精神,需要前仆和后继。
 
  先烈们的大无畏革命精神,犹如长风出谷、雷霆万钧,迸发出的力量穿越峥嵘岁月,挺起了中华民族的脊梁,至今仍闪耀着无穷的光芒。
 
  如血的残阳映照着祁连山脉,飞雪弥漫在河西走廊,大地闪着寒光,天空中的老鹰和成群的乌鸦,在升腾着硝烟的山洼沟壑盘旋聒噪,大概是在寻找人的遗体作食物吧。
 
  壮士西征往不还,黄沙何处无遗骨;冷月凄清听筚篥,红旗漫卷看河西。如今,在河西走廊,西路军的鲜血浇灌的这片土地芳华葳蕤,这芳华沃土却让新中国的无数美丽生命如桃芳菲、李媚俏,血润红姿娇。
 
  死亦为鬼雄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三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后人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滔滔不绝的黄河水啊,巍峨绵延的祁连山啊,不知是否还记得当年西路军浴血奋战的惨烈悲壮……
 
  西路军西征中,广大指战员或在战场上拼杀战死,或在牢狱中残遭杀害,或身受凌辱,或流落民间,或突围西进,或只身东返,无不怀揣着梦想,革命必胜的信念,特别是那些身陷囹圄,被“马匪”凌辱杀害的女红军,面对酷刑,坚贞不屈;面对利诱,大义凛然;面对屠刀,视死如归,铁骨铮铮冲霄汉,凛然不屈斗强敌,慷慨赴死保气节。
 
  战争从来没有让女人走开,战争中被俘女红军的命运惨烈而悲壮。
 
  西路军西征时,成立于川陕革命根据地、赫赫有名的妇女独立团----西征时更名为妇女抗日先锋团的1300名女战士,最小的不足13岁,平均年龄不到20岁,几乎全部被俘、被凌辱或被残杀。
 
  1937年3月13日,康隆寺战役中,在战斗最残酷的时刻,妇女团800多人奉命接替39军阻击追敌,面对数倍与己的马家军,妇女先锋团政治部主任华双全、团长王泉媛和政委吴富莲占据一处山头,阻击敌人9个小时,子弹打光了,用石头,最后寡不敌众,当满山遍野的敌人围上来狂叫着是“共产婆”,“抓活的”,她们挽起胳膊,唱着“国际歌”,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跳下了万丈悬崖,壮烈牺牲。至此,西路军妇女团名存实亡。
 
  碧血化为大漠草,花开更比杜鹃红。西路军西征女红军用鲜血和生命,在河西走廊,在大漠戈壁,涂抹了无比艳丽的一抹中国红。
 
  仅举几例,是因为死去的先烈难以数计,也因为她们中有很多是无名的、从没有留下姓名,更因为那段触目惊心的悲惨场景会让你痛心不已。
 
  历史的硝烟于她们,早已绝尘远去。但是铭刻在内心的伤痛,至今无法忘却又不敢碰触。
 
  ----被钉死在大树上的女红军。西路军妇女先锋团护士长受伤不幸被俘,面对酷刑大骂“马匪”,被活活钉死在树上,年仅15岁,直到死她也没有留下姓名。今天,在高台有一棵“红军槐”,就是纪念这位英雄女红军的。
 
  ----怕死就不当红军的女英雄。红军战士李文英,面对马家军带血的屠刀,面对马家军提着的血淋淋的战友头颅,无论如何恫吓,如何凌辱,面不变色,慷慨陈词:怕死就不当红军!这是荡气回肠的怒吼!这是正义必胜的宣言!这是可歌可泣的壮举!
 
  ----吞针自杀的女红军。西路军妇女独立团政委吴富莲,梨园口战斗中被炮弹炸昏被俘,面对“马匪”的威逼利诱,宁死不屈,不堪凌辱,最后吞针自杀。
 
  ----被“马匪”活埋的女红军。西路军妇女独立团女战士孙桂英被俘后,因不愿嫁给国民党军官为妻,后反抗敌人强暴,被马家军旅长活埋在张掖城郊的东沙窝。
 
  ----赤心不改的流落女红军。西路军妇女工兵营营长兼政委、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的夫人杨文局,因为分娩从国民党监狱逃跑出来后,抱着襁褓中的孩子流落到天祝藏区西顶草原,被藏族牧民梅洛桑却増夫妇相救,并与其妻李坚草吉结拜为姊妹,结下深厚的友情。她隐姓埋名12载,装聋作哑3年整,始终在寻找红军,直到解放。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红军女英雄、女烈士,是党的好女儿,是红军的“花木兰”,她们在带血的刺刀前,在凶残的强暴下,巾帼不输须眉,同样具有英雄的气概、坚定的信念、民族的气节,英勇牺牲精神永远为后人所敬仰!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魂归九天撼日月,流芳百世忆春风。80多年前,西路军女将士洒在祁连山脉、洒在河西走廊的淋漓鲜血,虽然如今变成了斑驳的褐色红土,但是西路军的历史功绩不会褪色,西路军的精神永远深深地留在我们的记忆里!
 
 
  一粒粮食一滴血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四

 
  古训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西路军鏖战河西,旷日持久,部队后勤供给常常陷入“疲师屡战,有耗无补,弹尽粮绝,衣不遮寒”的艰难境地。缺医少药,缺吃少穿,难以抵挡凶悍的马家军。征集粮草,保障供给,是西路军征战中面临的一项艰巨而繁重任务。
 
  西路军与装备精良,穿着皮靴、大衣,带着皮帽,骑着战马的马家军相比,十分悬殊。很多红军战士从南方而来,仍身着单衣,脚穿草鞋,隆冬时节,难以挡寒。尤为艰难的是粮食供给,河西走廊地广人稀,地域贫瘠,村庄零落,人烟稀少,冬季气候寒冷,西路军后勤补给十分困难,而马家军在疯狂围剿的同时,大肆烧毁村庄,实行封锁,把西路军与群众隔绝开,企图让红军饿死、冻死、病死,最后困死。
 
  ----征途万里更衣难。西路军西征中,广大官兵面对冰天雪地,不仅仅是爬冰卧雪,而是和衣而睡,更是因为没有一件可换的衣服;
 
  ----一粒粮食一滴血。面对十分艰难的供给,很多战士没有死在战斗中,而是被活活冻饿致死;
 
  ----合着吃一个馒头。西路军西征中,常常一个班只分给一个馒头,全班战士每人轮流只能吃一口;
 
  ----带着粮食跳崖。征粮的红军战士遇到被敌军追击,为了不让粮食落入敌手,毅然决然怀抱粮袋跳崖牺牲;
 
  ----最后的几匹战马。每当部队断粮,饿到极点时,或吃死马,或迫不得已杀战马急救,只为保全性命;
 
  ----盐水当消炎药。面对缺医少药的困境,西路军伤病员做手术包扎伤口,都用盐水消炎。
 
  西路军西征中,伤病、饥饿、严寒、风雪,每时每刻都威胁着西路军指战员的生命。
 
  在西路军西征的路上,革命先烈面对艰苦卓绝的战斗,靠着伟大的革命理想和必胜信念的支撑,坚持到最后胜利的一刻。他们甚至为了一粒粮食、一把硝盐、一块银元,宁可牺牲生命,用自己的鲜血和生命,赢得一次又一次战斗的胜利。而今天,他们已经远去了,留给我们的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挽歌,是千古不衰的红色绝唱。
 
  今天,当我们在尽情地吮吸着自由的空气,享受着丰盛如珍馐般的美食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天幸福生活的来之不易,可曾想到过那些为新中国解放事业而牺牲的革命先烈,他们是在缺吃少穿、饥寒交迫的困境中为新中国的胜利战斗而死的。
 
  英雄夫妻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五

 
  西路军西征中,有很多英雄的模范夫妻,丈夫献出了生命,妻子继承遗志,甚至带着烈士的嘱托、怀抱着烈士的遗子,继续着未竟的事业。他们的下一代从小便成为红军战士,拿起枪,沿着父辈走过的血迹,经历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继续战斗着。
 
  1937年3月13日,西路军军政委员、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带领后勤部队四、五十名战士跋涉在没膝的雪地里,去石窝山给主力部队运送经费,太阳落山后,进入一片松林,遭遇敌人。郑义斋一边组织反击,一边迅速将仅存的黄金让夫人杨文局用针线缝成两个布袋,派大多数战士突围送出经费,他只留下一个班战士阻击敌人,然后对身怀有孕的妻子杨文局说:“如果我牺牲了,一定要把孩子拉扯成人,让他继承革命事业。”年仅36岁的郑义斋竟与身怀有孕的妻子永远地诀别了。
 
  次日凌晨,面对围拢上来的敌人,郑义斋双枪轮射,弹无虚发,击毙数敌,自己连中五弹,最后剩下他和警卫曾少章,敌人发现他是共产党的大官,扑上来抓活的,他命令曾少章向他开枪,说“这是为了党的光荣”,曾少章将枪也举向了自己,倒在雪原上的两人,让扑上来邀功领赏的敌人在失望之余,更惊恐于红军的视死如归。
 
  望着苍茫的祁连山,望着殷红的雪地,望着牺牲的战友,西路军总部指战员无语凝噎,只有汩汩的眼泪流淌,掩埋好战友的尸体,继续与马家军拼杀。
 
  之后,又一场恶战,杨文局和3位女战友与部队失散,在大山里辗转二十多天,又冻又饿,便下山想办法。不幸遇到马家军,杨文局和几位赤手空拳的战友束手被擒,被押送到张掖。在集中营里,她生下一个男孩,这就是郑孟海,是杨文局和郑义斋的第二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出生五、六个月后,在强渡嘉陵江、开始长征时送给了当地老乡抚养,至今没有下落。
 
  1938年初秋时节,杨文局带着不满周岁的儿子郑孟海长途跋涉来到武威张义山区,顺着一条羊肠小道,一路讨荒地走向大山深处。她说:“只有走到这样最偏僻的大发5分快3,才能摆脱敌人的残害,找到一个安全的大发5分快3,日后再与党组织联系。”即便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杨文局也始终对党对革命充满希望,对自己所为之奋斗的事业充满坚定信念。
 
  孩子饿了,她从农民的地里挖出鸡蛋大小的洋芋一口一口咬碎喂到孩子嘴里。到祁连山深处的西顶草原时,却意外地遇到了一位十分善良的藏族妇女李坚草吉,收留了她们母子。在共同的生活中,杨文局和李坚草吉结下了姐妹般的情谊,并结为干姐妹。李坚草吉手把手地教杨文局拌酥油糌粑、做茶饭,杨文局一句一句地教李坚草吉唱四川民歌,李坚草吉是一位乐善好施的人,她一生曾收养过8个贫困残疾人的孤儿,这些非亲非故的人们都亲切地称她为阿妈,李坚草吉的儿子梅万海恰好和郑孟海同岁,在她们一同生活的12年里,彼此情同手足,都在各自心中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岁月悠悠,姐妹情深。直到武威解放后的1949年秋,杨文局在藏族救命恩人李坚草吉的护送下,骑马翻山越岭,行程60多公里到武威,回到了党的回抱。当杨文局走出大山看到头戴红星的解放军时,悲喜交集,两眼热泪直流,不顾一切地高呼:“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如今,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一个女红军和一个藏族家庭的传奇故事却在西顶草原、河西走廓,在红军西路军曾经浴血奋战过的这片土地上广为流传。
 
  军民团结如一人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六

 
  西路军西征途中,留下了许多支援红军、救护红军伤病员、隐藏失散红军将士的感人故事,广大的人民群众同样用鲜血和生命,谱写了一曲曲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红色篇章。
 
  在古浪一带,土门堡一户王姓人家一次捐给西路军6大口袋粮食,庄院邻居随之纷纷送来米面粮油,当天就征集了130多袋粮食,还有11件长短不一的白板子羊皮袄和30多双粗布棉鞋,当红军战士付款时,众乡亲异口同声说不收红军一分钱。
 
  古浪血战前,群众捐献粮、油、盐支持红军攻打古浪城,方圆30多里以外的群众60多户捐献了百十口袋五谷杂粮,农民“赵把式”(赶车人)利用3个夜晚秘密送到古浪城外的红9军营部。
 
  古浪县定宁乡俞氏家族,冒着被马家军杀头的危险,与众兄弟先后无偿为西路军捐献粮食千余斤,毛毡、衣物、中草药等若干,支援西路军。
 
  甘州倪家营村农民宋德和,冒着生命危险,组织带领群众掩埋西路军烈士遗体。
 
  安西万佛峡榆林窟主持郭元亨僧人,为西路军捐助1000多斤粮食、20只羊及油、盐等物资,被马家军火烧致残。因为救助红军有功,解放后多次被推选为甘肃省人大代表和省政协委员。
 
  张掖“长兴泰”掌柜刘芳,不顾身家性命,利用特殊身份,为关押在车马店的被俘红军送去300多件皮大衣和食物,避免红军伤病员冻饿致死。
 
  高台瑶沟煤矿矿工,不但从微薄的口粮中省出食物给失散的西路军战士,还以矿洞作掩护,营救了数十名西路军战士脱险。
 
  这样的实例不计其数,不胜枚举。
 
  红军与马家军是两重天。红军对待老百姓是父母,把自己当作人民子弟兵;当地群众把红军当亲人、恩人。而马家军把人民当奴隶,抓农民子弟为他们当壮丁,更好地奴役,对群众烧杀抢虐,无恶不作。西路军西征中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不动群众一财一物,保护群众胜过保护自己,所到之处,宣传群众,教育群众,帮助群众,与广大人民群众结下了深厚的军民情谊。西路军用严格的纪律和优良的作风诠释了人民是天、人民是地的最朴素的真理。
 
  西路军西征中,红军战士视军民情意比生命还珍贵,书写了西征路上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的生动篇章,也在祁连山演绎了一曲曲民族团结、藏汉情深的赞歌。
 
  藏家珍肴--“红军饭”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七

 
  至今,在祁连山一带,在河西走廊,还流传着英雄女红军落难被救的传奇故事,传唱着军民一家亲、藏汉一家人的美丽故事,也传颂着“牛娃子饭”的生动故事。
 
  杨文局,这位女红军在甘肃省天祝藏族自治县西北边缘祁连山深处的西顶草原,与一家藏族牧民患难与共、生死相依的传奇经历,听之,让人泪流满面;思之,让人感慨万千。
 
  西路军西征中,在祁连山藏民区一带征粮,多次到这里,杨文局的丈夫、西路军总供给部部长郑义斋在梅洛桑却一家先后无偿受赠金银、藏药、衣物、皮货、毛毡、铺盖、牛羊、粮食太多太多,郑义斋生前常常把这户藏民家挂在嘴上、记在心里,在他牺牲的前一夜还一再叮嘱杨文局不要忘记梅洛桑却家,革命胜利了我们要感谢他们、报答他们!一句深情重义的话语,也给后来落难的杨文局提醒了逃生的方向。
 
  1938年秋,杨文局怀抱出生刚百天的婴儿郑盟海逃到了梅洛桑却家,因为是红军,梅家大义舍身相救;因为四川口音,暴露红军身份株连梅家,避免“马匪”满门抄斩的血腥屠杀,杨文局装扮聋哑人整整3年,她与梅洛桑却的妻子李坚草吉结为姊妹,胜似一家,母子在这里度过了12载。
 
  在梅家,杨文局与李坚草吉一起承担梅家饮食起居,并学得一手针线茶饭,梅氏一家还尊她为“二掌柜”。她记忆最深的就是梅家的“牛娃子饭”,源于历史祖传,施舍救助了无数逃荒要饭的灾民和穷人。
 
  “牛娃子饭”,即牛、羊、猪肉为主料和各色特制“牛形”面鱼子加时令蔬菜等烩制的大锅饭,类似于藏族群众俗称“闹饭”(藏语译音)的另一种传统美食。“牛娃子饭”即把和好的面揪成豌豆大小,再将其放在洗净的梳子上,做成有梳纹的面花面卷儿,像个中间大两头小的“花牛犊”。做好的面食加上菜、肉等烩在一起,就是一大锅“牛娃子饭”。
 
  西顶梅氏,源于西夏时期没藏氏。今日毛藏,本作“茂藏”、“梅藏”,在西夏时译作“没藏”。没藏氏在西夏时期是个大家族,李元昊、李谅祚两代皇后均出自没藏氏。没藏讹庞,做过两朝宰相。梅氏家族最为著名的历史人物是西夏没藏皇太后,曾经垂帘听政7年,积极发展佛教文化事业,促进宋夏两国围绕佛教文化友好往来。她早年有出家经历,乐善好施,遇到灾荒之年,好作施舍,“牛娃子饭”源头就出自西夏。
 
  又据《乐都县志》记载:梅氏祖上有位大德高僧名叫桑杰扎西,史称三丹罗追、三罗喇嘛,俗称梅家活佛、凉州活佛。明初年间,因协助明王朝招降罕东蒙古族、藏族各部有功,被朱元璋皇帝请到京城,尊为上师、大国师,并封为西宁僧纲司都纲,管理西宁卫宗教事务。一次,朱元璋皇帝问桑杰扎西:“藏地可有供千人就餐的美味佳肴?能否为文武官员和蒙藏同胞奉献若干盛宴欢聚?”桑杰扎西笑着说:“我家族内厨沿袭百年的‘牛娃子饭’,月内便可奉皇帝家眷和文武官员集会品尝。”
 
  很快,桑杰扎西国师给皇帝的承诺就兑现了。京城御厨房的走廊内摆开了一字儿排成的近百口大锅,整个御膳房香气飘溢,文武百官和皇亲国戚兴高采烈地品尝着“牛娃子饭”系列。朱元璋龙颜大悦,赞不绝口。
 
  杨文局在晚年的回忆录中写道:“吃了‘牛娃子饭’,盼个风调雨顺、大吉大利、五谷丰登好年景。”她生在四川,长在红军队伍中,对藏区和河西走廊的“牛娃子饭”情有独钟。杨文局亲手学做民俗佳肴,亲身感受到了藏族同胞的热情豪放、仁爱亲和、纯朴善良、勤劳勇敢。
 
  1941年,梅氏家族的二月二“牛娃子饭”又一次如期举行,这也是杨文局初次在梅家学做“牛娃子饭”。这一天,她首次向众人公开了她的身份。杨文局深情地说:“我是共产党员、红军战士,也是穷苦人……”
 
  据说,自1942年起,西顶草原梅氏“牛娃子饭”,每年农历二月二施饭三天,安排农牧生产;每年农历六月十一施饭三天,祭峨博举办赛马大会;每年“冬至”施饭三天,总结分红过大年。期间,凡嘉宾路人来者均为座上客,酥油炒面手抓肉,牛排油果山野菜,酸奶烧酒牛娃饭,吃饱喝足回家转。
 
  1946年冬至,梅氏家族的“牛娃子饭”施饭场面异常热闹。据年迈的老人回忆,这年又是一个大旱歉收之年,冬至当天,梅家的“牛娃子饭”如期举办。年幼的梅召玛草、梅万海、郑盟海(杨文局的儿子)姐弟们争着抢着给食客盛饭送汤。这一天,来者不分年幼老弱,饭后每人再加一个烧锅子馍馍带回家,每天的食客达百余人……这种习俗一直延续到1949年武威大解放。
 
  据史料记载,李坚草吉一生崇尚仁义、笃信佛教,她和杨文局曾在西顶草原收养过18个贫穷流浪和残疾无助的孤儿,把他们抚养成人。解放后,李坚草吉多次被当选为永登县、天祝藏族自治县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县妇代会代表。她还把“牛娃子饭”的烹饪技术传承给儿媳马兰英和孙媳郭菊兰以及西顶草原的众多乡邻们。
 
  1951年深秋,杨文局母子依依惜别西顶草原,由救命恩人李坚草吉骑马护送到武威,辗转兰州,终于如愿回到了党组织的怀抱。
 
  西征,散落的红星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八

 
  西路军西征中,有很多因伤、因病和被马家军打散而流落在祁连山的普通红军战士,他们没有名字,至今也没有进入红军纪念馆烈士的名单中。这些散落的西路军战士,就像颗颗红星,闪耀在千里河西走廊。
 
  无数失散的西路军战士,经历了九死一生,饱尝了艰苦跋涉,遭遇了各种风险的磨折考验。他们仰望星空北斗,内心呼唤着:党在哪里?红军在哪里?他们非常渴盼重回党的怀抱。
 
  有一个穿着红袄到陕北的红军战士,因与红军部队失散,为避免马家军,乔装打扮穿着红袄历时两个月找红军,一路到陕北,成为红军中的美谈。
 
  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去的,这些红军都一心向党,理想之火不灭,革命信仰不变。
 
  张庭福是西路军39军护士,被俘后在西宁做苦工,逃出后流落于高台县罗城乡天城村,又重新入党,组织农会妇女清匪反霸。1960年,她返回原籍四川通江县家乡。
 
  西路军女战士冯培珍15岁参加红军,三过雪山草地,又在河西经历了无数的战斗。高台血战后与部队失散,几经波折,后来成为一名村妇。她说,假如再活一次,我还要当红军。
 
  西路军妇女独立团宣传员吴清香,红军歌曲伴随她走过了艰苦岁月,全国解放后,她一直唱红军歌曲,唱了七十多年,直到临终。
 
  红5军战士符泽攀,山丹保卫战中弹负伤,后突围中与部队失散,隐藏在高台北山煤矿。解放后,参加工作退休后,到高台烈士陵园守墓7000多个日日夜夜直到临终,成了红军烈士的守墓人。
 
  他们曾经走过河西历史上最寒冷的冬季,他们经历了不堪回首的战争磨难。他们是淬过火的种子散落在民间,他们是尘封在祁连山的英雄儿女。他们的心灵始终漫卷着信仰的红旗,他们身上闪耀着人性最美的光辉。而他们的历史终要与我们相逢,被载入史册,被一辈又一辈的人追忆,缅怀,继承。
 
  火种不灭,精神永恒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九

 
  西路军将士失散后活着的,只要有两三人在一起,都要紧紧抱在一起,成立临时党小组,寻找党,寻找部队。不论环境怎样困难,都坚持与敌斗争,并积极想方设法与上级取得联系。同时,让广大群众知道,红军并没有被消灭,红军依旧还在战斗,革命的火种永远不会熄灭。
 
  从黄河以东到河西,从祁连山到延安,无数西路军将士走着、乞讨着、躲藏着……不知经过了多少艰辛,也不知遇到多少危机,凭着对党、对红军的一颗赤胆忠心,一路向东、向东、向东……
 
  陈昌浩辗转回归。陈昌浩因病治疗后,多次与部队联系,与同乡装扮成一家人,曲折迂回,行程几千里,于1937年8月到达延安。
 
  王树声假装哑巴。西路军副总指挥王树声阻击敌人后,追赶部队,经艰苦跋涉,最终在1937年农历端午节的前一天装作哑巴,走出祁连山,到达宁夏中卫,后又穿越腾格里沙漠,到达陕北,最终回到党的怀抱。
 
  李聚奎一路讨饭。红9军参谋长李聚奎在祁连山中打游击,与部队失散,在与敌人周旋三、四天后,装成乞丐,一路独自行乞,昼伏夜出,餐风露宿,最终回到部队。
 
  郑维山突破重围。西路军失利后,红30军88师政委郑维山冲出敌军重重包围,与战友走散,在祁连山废弃煤矿井中藏身,后装扮行乞走出祁连山,历经三个多月,只身归队,回到延安。
 
  杜义德虎口逃生。西路军总部四局局长兼骑兵师师长杜义德,在一次行动中失散,马家军严密搜查,在群众的掩护下躲过敌人,虎口脱身,回到延安。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改变了一个民族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个人的命运。西路军将士,因为热爱,因为忠诚,因为不变的信仰,他们始终无法忘怀自己出发时的目标:跟着共产党!永远热爱党!
 
  他们活在苦难的深处,活在岁月的内心,活在热血澎湃的英雄传奇里,活在千锤百炼的民族精神中,活在新中国的伟大梦想中。
 
  冲向星星峡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十

 
  1937年3月,西路军西征余部进入祁连山后,仅剩3000余人。西路军军政委员会在张掖肃南石窝山召开最后一次会议,决定避开强悍的马家军,剩余部队分散打游击。王树声支队数十人摆脱敌人追击返回陕北。张荣支队被敌人打散,部分牺牲,部分被俘。李先念支队穿越祁连山,经九死一生,437余人在党中央代表陈云、腾代远接应下进入新疆。至此,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宣告结束。
 
  风雪祁连山。西路军余部进入祁连山腹地后,与马家军周旋,有效地保存了剩余力量。千里祁连,冰天雪地,渺无人烟,许多战士被冻饿夺去生命。在重重困难面前,西路军指战员依然没有动摇对革命的信念,凭着顽强的意志,突破重围,走出绝境。
 
  红柳园之战。在向西进入新疆途中,红柳园为西路军西征最后一战,马家军紧追不放,西路军且战且走,傍晚进至红柳园,与追敌激战3小时,30军89师参谋长刘雄武等100余名指战员血染沙丘,掩护剩余人员乘天黑向星星峡方向突奔。
 
  抵达星星峡。无边的戈壁,飞沙走石,陷入困境的西路军指战员战胜风沙、饥饿、严寒的煎熬和敌人的围追,昼夜行进,终于走出大漠戈壁,脱离险境,抵达星星峡。至此,西路军幸存了437余人。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是一段值得永远铭记的历史。时代已经远去,战火硝烟已经散尽,但西路军西征在中国革命史上是最伟大的、最绝无仅有的奇迹。
 
  2004年,西路军西征壮举载入《中国共产党历史》,党史中这样写道:“西路军所属各部队,是经过中国共产党长期教育并在艰苦斗争在锻炼成长起来的英雄部队。在极端艰难的情况下,在同国民党军队进行的殊死搏斗中,西路军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归,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不朽业绩,在战略上支援了河东红军主力的斗争。西路军干部、战士所表现出的坚持革命,不畏艰险的英雄主义气概,为党为人民的英勇献身精神,是永远值得人们尊重和纪念的。”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艰苦卓绝、不怕困难,浴血奋战、奋勇杀敌,视死如归、慷慨就义的英雄行为,铸就了伟大的红军西路军精神,谱写了堪称共和国红色历史的经典。西路军精神,就是对党的无限忠诚、对革命的无限信仰、对人民的赤子之心。
 
  西路军用鲜血和生命,告诉今人乃至后来人,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
 
  今天,我们回忆西路军丰功伟绩、纪念西路军悲壮征程,就是要大力弘扬红军西路军精神,坚定理想信念,筑牢信仰之基,继承先烈遗志,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人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紧紧依靠最广大的人民群众,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努力奋斗!
 
 
  永远的红色记忆
 
  ——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西征漫忆之尾声

 
  史书是凝固的记忆
 
  打开这扇
 
  红色记忆的窗口
 
  你听得见飘逝之音
 
  你看得见云卷云舒
 
  千山万水
 
  壮怀激烈
 
  为真理
 
  多少志士仁人
 
  抛头颅洒热血
 
  记忆不眠
 
  历史如镜
 
  愿英雄鲜血莫白流
 
  西望河西,红流如潮;烈士往矣,精神不朽!
 
  曾参加过西路军西征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李卓然、徐向前、李先念生前分别留下遗言,把骨灰撒在河西走廊那片他们战斗过的大发5分快3,撒在那些牺牲了的战友身旁。
 
  1989年11月9日,李卓然病逝。1990年8月12日,他的骨灰由其夫人、子女撒入祁连山。
 
  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元帅逝世。11月6日,其子将骨灰撒向河西大地。
 
  1992年6月21日,李先念逝世。7月2日,其骨灰由夫人及子女撒向祁连山,部分骨灰撒到高台烈士陵园。
 
  铭记,是为了启迪后人;纪念,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曾经营救过西路军将士的女红军王定国,写下了这样的一段文字:
 
  多少征战几人回,视死如归保家园。
 
  2019年8月20日上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来到甘肃省张掖市高台县,瞻仰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碑和阵亡烈士公墓,向西路军革命先烈敬献花篮,并参观了中国工农红军西路军纪念馆。一件件实物、一张张图片,再现了当年西路军英勇奋战、血决祁连的那段悲壮历程。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我心里一直牵挂西路军历史和牺牲的将士,他们作出的重大的不可替代、不可磨灭的贡献,永载史册。他们展现了我们党的革命精神、奋斗精神,体现了红军精神、长征精神,我们要讲好党的故事、红军的故事、西路军的故事,把红色基因一代代传承下去。
 
  共同的路上,共同的精神,共同的血战,让我们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红西路军。我们为真理而斗争,为信仰而牺牲,为民族的解放事业用血肉之躯垒筑边关长城。西路军的命运,是刻骨铭心的集体记忆,经历过肉体的死亡,精神永远不会泯灭。我爱故我在。
 
  这个世界飞速向前的不光是科技,还有历史、时光和生命。
 
  与历史相比,生命何止短暂。
 
  与命运相比,理想的实现就意味着成功。
 
  西路军,
 
  活着,他们与大地一样坚实。
 
  死去,他们与青山一样永恒。
 
  英勇的红军西路军烈士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今天,献给他们的,只有这些朴拙而真实的文字。
 
  
[责任编辑:周建设]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www.krauppinc.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