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大发5分快3

娱乐

华人

旅游

财经

教育

电视

时尚

书画

法治

城市

健康

音乐

交通

环保

加入收藏
邢庆仁:在绘画里跳芭蕾的人 丨《庆仁写诗》出版
2019-12-14 14:52

  我原先的理想不是绘画,是跳芭蕾,而且是《天鹅湖》。只是没有人知道。无聊时,我会扒上村口的土墙头,伸展双臂,来回寻找平衡和速度,看着风中起伏的大地。

  我不知道我到底能做啥,但我知道我肯定不是种地的料,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想做啥,成天为我操不完的心,连那些庄稼都知道。整个村子都熬煎得愁眉不展。

  十二岁那年,我在老家的新华书店买了一张《红色娘子军》剧照,喜欢得不得了,回家贴在墙上看,越看越爱,特别是小庞,简直就是我的样子,背个大草帽,扎个弓箭步,伸个指头胡乱指。看看人家洪常青,指的是革命方向。为了看得更高更远,吴琼花才踮起脚尖,依着洪常青的肩膀。远处就红彤彤一片了。

▲《庆仁写诗》 邢庆仁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 出版

  于是我也立下雄心大志,在自家院子里,学着他们的样子踮着脚尖走,疼得东倒西歪,又扶着檐墙走,脚尖垫在青砖铺的沿台上硌得叫人难受。

  我从事绘画是受了父亲的影响。但真正把我引上道的还是那些贴在老家墙上的名画印刷品,比如委拉斯开兹《田园合奏》和《镜前的维纳斯》、列宾《查波罗什人复信给苏丹王》、苏里科夫《女贵族莫洛卓娃》、米勒《拾穗》等等,前后大约有七八十幅。在20世纪60年代末到70年代的乡村,我就和它们睡在同一间屋子里。有意思的是,《无名女郎》在家里反复张贴过,它是克拉姆斯柯依的作品。时间长了,我以为父亲要以这个样子给我找媳妇呢,看母亲喜得好像也有这个意思。

  搞不清楚我离开老家是否与李白的那首“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有关,因为父亲当时给我讲了几遍,讲得很形象。

  多年后,我就跟着那片月来到了长安。虽然没见到那个在河边拿着棒槌捣衣服的女子,但已经远远地感受到樊川的蛙声能把月亮灌醉。我才有机会趁乱赶在黄昏前到达韦曲,沿少陵原下一路朝东穿行于蝴蝶垂柳的乡舍、酒馆、溪边和驿站,没有人认识我是谁。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俄罗斯画家谢罗夫的作品《欧罗巴被劫》,想起我在老家丢过的事情肯定与宙斯神有关,我就找来希腊神话看,看得经常晚上做梦,梦里把东西方连接在水上:基督与圣母、古亭、金童玉女、麻姑仙。等上了岸,如厕时又遭遇了强盗。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事。

▲点击图片 折扣购书

  正因为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事情和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话语,在某一个瞬间,神采才能飞扬,想象才能贴着大地神游。高兴了就一河滩全把它们捣腾出来说给朋友,他们鼓励我,说要想了解我的绘画,就先看看我的诗。

  我也看过别人写的诗,我当不了诗人,诗人是勇敢的,诗应该有人的丰满,也要有人的骨干。我和芭蕾是我和自己开的一个玩笑,我是在绘画里跳着芭蕾的那个人。

  本文选自 邢庆仁作品《庆仁写诗》

  ﹀

  ﹀

  ﹀

  作者简介

  邢庆仁,陕西大荔人,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现为陕西省美术博物馆馆长、陕西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出版有《玫瑰园故事》《好木之色》《村画》《草绘》等。1989年创作《玫瑰色回忆》获第七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金奖。2015年被中宣部、人社部、中国文联授予“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

 

  收听经典有声书 请前往喜马拉雅APP

  关注“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

  编辑/李 奇 责任编辑/王笑一

  © 版权归 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 所有

  如需转载或使用

  请联系获取授权

  往期回顾


 

 

 

 

 

 

 

 

 

 
武美云供稿
[责任编辑:编辑部]

关于我们 法律顾问 服务条款 人员查询 广告服务 文件下载 合作伙伴 网站导航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有害短信息举报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北京通信局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批准: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信部 | | 新闻监督电话:010-57280465 |

中 国 发 布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2015 by www.krauppinc.com all rights reserved